农村教育如何把“根”留住

2021-03-29 14:59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4175

农村教育之路在哪里,几乎成了一百多年的问题"。一百多年来,许多名人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并试图找到解决办法。


在最近举行的中国农村教育振兴研讨会上,21世纪教育学院院长杨东平对这些著名学者的观点进行了梳理,认为农村问题可分为四大类:愚蠢、贫困、弱势和私密,需要与四大教育分开处理。黄炎培主张"先富后教",发展民生职业教育。陶行知倡导"生命教育",把农村学校作为农村生活转型的中心,农村教师是农村生活的灵魂;梁漱溟支持"社会学派",按照儒家文化传统复兴农村,建立政校统一的农村学习体系。


农村教育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才?如何培养人才?在促进农村振兴的背景下,振兴农村教育的道路在哪里?与会的有关专家、学者和一线教师参加了讨论,交流了实践经验,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旧的‘地方社会’正逐渐成为一个‘背井离乡的社会’。


在这个阶段,农村教育的下降趋势并没有减缓。新东方的创始人于敏红在他的家乡江苏江阴市看到,农村的父母们正试图迁往更大的城镇和更好的学校,以便让他们的孩子享受到更好的教育资源和平台。


杨东平认为,农村教育荒废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不是教育本身的问题。许多家庭是父母与子女分离,或单亲家庭或残疾家庭,而‘地方社会’正逐渐成为一个‘背井离乡的社会’。


现在,许多家长和老师把孩子的不学习、沉迷于互联网、依赖手机等行为归类为学习问题,这实际上是学生关系的问题。"昆明市丑小鸭中学校长詹丹年说,"良好的教育应该是让孩子建立良好的关系。


詹丹年认为,沉迷于互联网的青少年之所以沉迷于互联网,是因为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关系被打破了。学校和家庭缺乏功能,让孩子们能够在情感上与虚拟世界建立联系。如果孩子没有现实的关系,也没有网络关系,那么他只会茫然地看着窗户,这太可怕了。

image.png

为了让学生感觉到需要、信任、平等,让学习在真实、自然和自由的环境中进行,詹丹年建议从儿童的角度进行教育。他把教学习、做作业、把管理转变为治理。"他解释道:"教学,你教我学习,但学习,我主动学习;作业是机械的重复,工作可以创造和欣赏;管理是上级控制的下属,治理是每个人的平等参与和协商。


深圳恒辉儿童公益基金会会长陈兴佳认为,做农村教育,应该了解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在真正需要的地方用他们的爱。

出生在湖北山村的陈兴甲,没有见过大海,只看过村子里的小河,但在小学的时候,他学到了一篇题为"山对岸的海"的课文,激发了他出海的梦想。陈兴佳认为,现在许多农村儿童最需要的不再是原来的硬件设施,而是他们想去"到山的另一边看海"的内在动机。


陈兴甲每年都会邀请50名学生和6名老师到深圳看海,乘地铁,从指定他帮助的贫困山区到世界之窗去。这样,他就想让孩子们看到更大的山外世界。


转变农村教师,转变农村学生


西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高晓强说,当农村教育衰落成为必然趋势时,为了保证农村儿童的教育,教育的核心仍然是农村教师,农村学生应该通过改变农村教师来改变。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金融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宋应全说,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台湾出现了大量有利于农村教育的公平政策和措施,特别是2005年以来,政府尽可能地促进了农村教师的供给,改善和保障了农村教师的待遇。然而,通过对西部两个省农村教师和县教师工资水平的抽样调查,宋应全发现,该县教师的年龄、性别、职称等因素受到控制。通过多元回归分析,农村教师的月平均工资比县教师高出400~500元左右,这一工资差距可能远远不足以留住优秀的农村教师。


此外,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任春荣就农村教师知识老化问题提出了一些建议。她以日本轮岗制度为例。日本校长一般为3-5年,教师一般为5-7年。对于新教师,为了适应不同的教学环境,一般要求每三年轮换一次。


中国是另一个模式。任春荣发现,为了补充农村教师的数量,在许多地区,刚毕业的新教师一入职就直接送到农村学校,几年后被调回城市。任春荣认为,"新教师先进村后进城"的模式对农村教育有很大的危害。如何培养新农村教师?进入岗位后,如何保护其后续学习机会和轮换机会,消除其对"永远留在农村"的担忧?这些都是旋转系统国产化过程中值得思考的问题。


深入当地,让好的教育者根


如何把教育融入当地社会,甚至参与当地的社会转型,从浙江省金云县工艺美术学校校长杜伟建带来了新的想法,他提出了"一校换地域文化"的口号,引导学校师生从旅游、工业、文化三个角度与济云县有机融合。


杜伟建举例说,在旅游方面,他们以表演为主的中等职业学生每年都要负责金云县的黄帝庆典;在产业方面,他们为当地特色产品


目前,杜维健正在带领师生们把金云县变成书法之乡。"我想推广新摩崖石刻,让它在这里生长。一代一代的人会变老,但文化艺术会向前发展。"我们学校已经运作了35年。"如果我们再继续这样做30年,一批艺术家将创造一种艺术氛围,让金云县成为浙江诗画花园中的一颗明珠。我相信教育可以改变一个地区的文化。


高晓强认为,在中国教育现代化进程中,农村教师应成为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的传播者,使农村儿童能够了解当地优秀文化,有自己的根。他鼓励农村教师敢于打破"心墙",在课堂上更多地与学生相处,在生活中与村民交流,积极参与农村社会建设,使农村教育和农村社会形成一个有机的共同体。

责任编辑:萤莹香草钟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深圳导报"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关于我们 投诉建议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sitemap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和镜像,如有发现追究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0138440号